Folded Newspapers

德中新闻 NEWS CENTER

新冠疫情重创德国酒店业,著名酒店集团断腕求生

已持续了超过一年之久的新冠疫情对德国酒店业造成了重创,据德国每日新闻报道,豪华连锁酒店Maritim已陷入困境。政府的过渡性援助不足够覆盖经营损失,这些酒店不得不面临着出售分店以求生存的困境。

 

很多大型酒店集团,例如Centro,GSH,Dorint等连锁酒店管理层和代表向德国当局提出了要求清单。

酒店行业深陷困境

Maritim Hotelgesellschaft mbH是德国最大的豪华连锁酒店之一,总部位于北威州,在全球拥有40家酒店,约5000名员工,其中有29家酒店与3000名员工在德国。

由于新冠危机期间的预算紧张,Maritim酒店被迫放弃部分分店。酒店集团公布,在这场病毒大流行期间,不得不应付至少1.4亿欧元的流动资金损失。

 

"虽然在疫情发生前我们有很高的流动资金储备,但现在我们必须通过紧急销售酒店来保证生存。"Maritim家族酒店的老板莫尼卡-贡莫拉(Dr. Monika Gommolla)解释说。

 

"去年春季经历的第一次禁止营业,已经造成了酒店近90%的销售损失。在经历了夏季短暂的恢复阶段后,自2020年11月以来,由于旅游客人住宿禁令的恢复,几乎导致了Maritim所有德国酒店又出现了90%的收入损失。而遗憾的是,国家援助几乎没有实现,至今只支付了200万欧元。“

 

"德国酒店业的形势非常严峻,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"贡莫拉担心的说。”政府的援助也必须尽快支付给行业内较大的酒店集团。“

 

据悉,2019年仍有60家酒店、1200名员工的Centro连锁酒店,去年已经不得不出售13家分店。

政府过渡性援助不够

金融控股公司Honestis AG的CEO伊瑟洛赫(Dirk Iserlohe)强调,时间紧迫。该股份公司是总部位于科隆的多林特Dorint连锁酒店的母公司,伊瑟洛赫也是该酒店的监事会主席。

 

上周四4月15日,在科隆与其他9家连锁酒店就德国酒店业状况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,他也向政府提交了需求清单文件。伊瑟洛赫认为,国家援助法规定的限额是1200万欧元,而这是远远不够的,仅在2020年,未覆盖的损失就达3000万欧元。

对偿还费用的义务不应限制

对于GSH酒店(Gorgeous Smiling Hotels),管理人Marco El Manchi解释说,去年营业额锐减了60%,而大多数同事还在等待政府的补贴,但即使补贴足额下发了,其实也根本不够。

 

林德纳连锁酒店(Lindner)报告说,其营业额从2亿欧元下降到4500万欧元。总经理奥托-林德纳(Otto Lindner),同时也是行业协会Dehoga的副主席,他谈到了一个 "可怕的情况",酒店运营商的股权储备已经用完了。"我们不是流行病的推动者,因此我们有权获得赔偿"。

 

德国自由民主党副主席Wolfgang Kubicki也出席了新闻发布会:"这关系到整个行业的生存。没有哪个部门受到的影响更大。" 因此,偿还费用的义务不应受到限制。 

酒店住宿减少四分之三

目前联邦统计局(Destatis)关于住宿的数据统计也显示出德国的酒店行业危机有多深。在德国有记录的5.1万家酒店及住宿机构中,今年2月份还在营业的仅有2.93万家,德国国内和外国客人在住宿场所的登记次数为720万次,比2020年2月份减少了76%。

免责声明: 本文章信息内容出自及参考德国各新闻媒体和科研文献等,文中的观点仅供读者参考。若不慎侵犯您的权益,请联络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;若信息存在差异,请以各官方新闻发布信息为准。